宅念居士

语文课以后希望我爷爷还在世的愿望越来越烈。
我一眼都没有见过他,可是从奶奶父亲姑妈和一众亲戚的口中,他是那样的才思敏捷,那样的技艺高超。
我没有他的照片,甚至没有见过他的照片,我能看到的唯一和他有关的,只有奶奶家挂着的一幅画,儿时不知道那是谁人所作,对它没有什么感触,也不甚把目光投向他。
可国庆去奶奶家再细细看那幅画,两只斑斓大虎月下呼啸威风凛凛,山谷幽深,大虎毛发分明,根根胡须更是清晰无比,整幅画惟妙惟肖,本想着奶奶家为何会有这般画作,可是看向落款处,那里赫然写着爷爷的名字,印着爷爷刻的章,那天我在那幅画前站了许久,把那幅画一点,一点地烙印到心中。
爷爷的东西,不知是当初收拾掉了,抑或是奶奶为了不伤心而收起来了,仍记得奶奶在我幼时和我说,爷爷当初虽然性子有些急烈,但一直对她好,没有亏待她,父亲也常和我提到爷爷曾经带当初瘦弱的他一起锻炼,姑妈有时也会提到哪本哪本书是当初爷爷给她买的,奶奶家的阳台上至今仍有满满一柜子的书,想来当初爷爷奶奶也是幸福的吧,有稳定的工作,有一双令人满意的儿女,有自己的爱好。
常会想若是爷爷的性子没有那么的犟,愿意去接受治疗,不拖到无法挽救的地步,能健健康康地在世我会变成什么样,或许我会跟着爷爷学国画,学书法,学篆刻,或许会在他的带领下看书,看古文,我甚至能和小姐姐一样,和爷爷一道吟诗,或许他会带我去玩,会给我讲各式各样的历史,科学,但这一切,终究只是一厢情愿的痴想,现在我只能和父亲偶尔聊聊历史,爷爷的本事不管父亲还是姑妈都不会,逝者如斯夫,失去的终究挽救不回来。

评论(4)
热度(1)

宅念居士

八百年都不一定更新一次

© 宅念居士 | Powered by LOFTER